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十日修行
十日修行

十日修行

我终究还是出家了。

  由于我以前的名字叫一量,现在我就给自己起了个“量一”的法号。把名字倒过来写,一来表示深深忏悔前尘往事,二来希望自己像“弘一”法师那样,能有所成。

  我出家在一个风景宜人的滨海之地,那是我找了很久的地方。三面都是环海的,西北方向是陆地。海里总可以看到各色各样的鱼在游来游去,海水清澈见底,基本看不到有什么杂质。陆地上则长满了高低不一的植物,有椰子有灌木有芳草有野花。这样的景致,比起尘世中的钢筋水泥堆砌而成的都市从林,更让人心旷神怡,真是个修行的好地方。

  早上,当我从自己搭建的帐篷中爬出来,看到的是湛蓝的大海。时间是2007年8 月1 日,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建军节,也是我第一天出家的日子,真是值得纪念啊。

  这一天我的修行科目是“虚心”。我打算在这里修行十天,每一天都有不同的科目,这是我早就计划好的了。“虚心竹有低头叶,傲骨梅无仰面花”——我不太理解这句话的意思,那就找一片竹林钻进去研究一下吧,还好不远处就有许多竹子。

  太阳一早就烤炙着大地,在竹林里却是凉风徐来,绿荫遍野,真是太惬意了。

  竹叶逆风飞扬,竹杆本身则随风摇摆。我仔细地寻找着低着头的叶子,但找到的不多,因为风一起,它的头又抬起来了。竹子本身有心吗?竹子是虚心的。

  既然它无心,就是没有思考,它纵是低头,也只不过是外力的作用吧?

  我这样思考着,似乎已经走进了死胡同,找不到出路,得不到正解。

  突然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,一串银铃一样的笑声随之而来。嗯,还有一阵香风,钻进鼻子里,舒服极了。我转头一看,是一名笑靥如花的少妇,她柔若无骨的右手还搭在我的肩膀上。

  我转过身来,正视着她,看清了她的全身打扮。翠绿色的罗裙与环境浑然一体,一条翠绿色的丝带绑在腰间,将她玲珑有致的身材表现得完美无缺。更要命的是她的笑脸,看年纪大概就三十左右吧,却在笑里含春,眼中似有万千春水荡漾,唉,我都愿意在她的眼里淹没。

  “你是这附近的人?”我问。她摇头。“那你是路过的?”我又问。她还摇头,并将右手的食指竖在两片朱唇中,做了个禁声的手势。

  确实,我问这些都是无意义的,她要想告诉我,她一定会说,她若不想说,问了也白搭,更何况知道这些又有什么用呢?

  “海边的那顶帐蓬是你的吧?”她终于开口说话了,还是银铃一样的声音,不高不低,不快不慢,还是很标准的国语,听着十分受用。我回味着她的话,差点忘记了点头。

  “来这边渡假吗?”见我点头,她又问。

 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好,其实刚才虽说我问了两句无意义的话,但对于她的身世或来路却是很想知道的。不过我还是本能地摇了摇头。

  “那你准备在这里呆多少天?”她见我摇头,接着又问。

  “十天”这次总不能点头或者摇头或者伸出双手比划了。不过我很想反问一句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但还是忍住了,因为我想到我问她也可能不会答复我吧。

  “这十天里打算怎么过呢?看样子你好像胸有成竹嘛”她眼睛斜睨着旁边一棵参天的斑竹,微笑着说。看着她粉嫩的鹅蛋脸,我竟有点痴了。

  “我,我想,我想在这里修行,希望,希望在十天的时间里,能略有所成” 我不仅有点痴,还有点语无伦次了。

  她侧过身去,似乎不愿意看到我的窘态,然后迈开小步,缓缓穿行于竹林中。

  我犹豫了一下,也跟了上去,这才发现在她的脚上,也是穿着一双绿色的平底绣花鞋。两朵粉红色的梅花绣在鞋跟上,给绿色的整体以活泼的点缀。

  她似乎知道我就在后面,轻声软语地说道:“你想修什么呢?也许我能够帮助你”

  我差点哑然失笑,心中念道,你一个黄毛丫头,哪懂什么修行?但一转念,从她的气质谈吐和穿着打扮上,我又感觉她是那么地深不可测。从神秘地出现在我身后,到一步步引领我的思维,我仿佛被她折服、驾驭着。

  “虚心,我今天想专修虚心”话一说完,我就为刚才对于“黄毛丫头”的臆想感到惭愧,那明显就是一种不虚心的表现啊。

  “常人不解善恶,不畏因果,决不承认自己有过,更何论改?但古圣贤则不然。”她呤道。在我听来却是大吃一惊。

  眼前豁然开朗,原来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跟着绿衣少妇穿过了竹林,到达一个山谷。

  “虚怀若谷,你是知道的了。这个山谷可以容纳很多的东西呢,所以才会长出名贵的药材,也生活着各种珍稀动物,当然也有毒蛇猛兽哦”

  听着她的一番话,我似有所得。脚下是柔软的草地,远处是繁花似锦,天空中小鸟啾鸣。没想到世间竟有如何胜景,让我心旷神怡。

  她停下了脚步,双手伸开,山风徐来,裙裾飘扬,像极了泰达尼克号船头上张开手臂的少妇。我真有一种从后面抱着她的冲动,但又觉得她是那么地不可亵渎。

  她保持着这个姿势,平张着双手,慢慢地转过身来,头低着,却用那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,一字一字地说道:“知道我这裙子的名字叫什么吗?”

  啊?裙子还有名字哪?我当然不知道了。

  “裙子的名字就叫善恶,如果你自认不是常人,那就解开它”

  我非常清楚地听到她说了什么,我心中狂跳,这什么话嘛?她让我解开她的裙子?

  欲望驱使着我上前了一步,理智却让我犹豫不决。

  “常人不畏因果,但我们能有今天,却是五百年前所修来的因果呀。你是叫量一吧”她这么一说,我不只是吃惊了,她居然知道我昨晚才刚刚给自己起的法号。

  这么说来,我就再不迟疑,既然是因果,不管她是仙还是鬼,是今生还是来世,我都要拥她入怀。我又上前一步,轻轻地抱着她,手伸到她的背后,抚摸着,并找到了腰带的蝴蝶结,慢慢地解开了。

  她也抱着我,在我耳鬓厮磨,吐气如兰。“你再拉开我背后的拉链”我照做了。她将双手一垂,裙子悄然滑落。

  天,里面竟然一丝不挂。凝脂如玉的肌肤,浑圆高耸的双峰,藕臂无瑕,芳草萋萋。那纤纤玉手,一只捂着乳尖,一只捂着大腿根部。

  我咽着口水,说不出话来。这是上天送给我的最完美礼物么?那么高贵,又那么圣洁,何以我却无太多的欲念呢?

  “你是否承认自己有过错?”她轻启朱唇,问了我一句。

  我连忙应道:“有错有错,人无完人,熟能无过?”

  “那你错在哪里?”“我错在对你有了欲念,起了非份之想”

  “不,你恰恰错在这里,孔子日食色性也,在此时此地,你不应该克制你自己,来吧,放开世间的一切束缚,拥有我!”

  有道理!有错就改。我又将她抱在怀里,忘情地抚摸着。她的身体是那么地柔软,像丝绸。

  她亦娇羞地回应着,看得出她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兴奋,并且不谙此道。

  我这下不油然地完全勃起,将她轻轻地放在草地的绿裙上。我们的舌头交缠在一起,我却腾出手来解开了自己的衣服,终于可以和她肉帛相见了。

  她张开了双腿,等待着我的进入。嗯,那萋萋芳草中挂着晶莹的露珠,是时候驰骋沙场了。

  孔子日:“五十以学淫,可以无大过矣。”孔子当年都说过,五十岁的人,都要经常学习此中之道,这样才可以没有大的过错啊。何况我现在才三十有几?

  于是我用力一挺,粗大的阳物挤进了她狭小的阴道。疼痛令她皱眉呻吟。

  罪过罪过!孔子又曾说:“闻呤不能徙,不善不能改,是吾忧也。”听到别人痛得呻吟了,却不停止进攻,不好的姿势却不能改正,是他所担心的。真是有道理呀。

  我很虚心地听从孔子的教导,将埋头苦干改为了慢慢研磨,将她的双腿架在我的大腿上,这个姿势她是最舒服的,我虽然跪在地上,痛,但我快乐着。

  忽然想起,多年前,有一如花似玉的美女,与孔子采用坐式交合,我应该也试一试呀。我于是坐在草地的衣物上,让她坐到了我的腿间。这姿势果然玄妙,可以看到她绯红的脸,偶尔还能亲一下她诱人的乳波。圣人就是圣人啊,不能不服。

  当时蘧伯玉坐怀问焉,曰:“夫子何为?”对曰:“夫子欲寡其过而未能也。” 圣贤尚如此虚心,我等可以贡高自满乎!

  只见她问我,你这是干什么呀?我说,由于想静心修行,我的性欲就不是很强了,能力有限啊,所以我用这么淫荡的姿势,希望你喜欢。

  其实,她当时是给我搞得香汗淋漓,娇声燕语。但我想到古时的圣贤尚能如此虚心,我又怎么可以自高自大自满呢?

  正在我踌躇满志之时,却感混身酥麻,无以名状的舒服袭遍全身,精关一松,大叫一声,去矣。

  “舒服吗?”她用手擦着我满头的大汗,柔声地问道。

  “嗯,今天真是收益菲浅,终于明白了许多的圣贤道理,谢谢你!”

  “想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?”她亲了一下我的额头,娇媚地看着我。

  “我早就想问了,你说”我脱口而出。

  “那你闭上眼睛,我告诉你”她调皮地说道,我只好听从。

  但觉我腿上重量一减,她应该是站了起来。我闭目等了好久,却不见有声音,再睁开眼睛时,四周再无一人,连地上她的衣物也无影无踪。

  【完】